您现在的位置:

手机游戏 >

夫君不要带球跑最新章节_章节目录 第295章 身份之谜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晋枫一边去蔡府取自己想要的东西,一边吩咐族人带领护院厮奴抬回晋姗和管家的尸体、处理街巷里的所有残尸、清洗血迹,要求务必使其恢复原样。,。!

    发生这么大的‘混’战,动静自然不小,而官府却始终没有人‘露’面、整晚都看不到一个鬼影,这分明是被提前打了招呼、收了好处。

    既然如此,那么天亮之前要收拾好残局,否则若让百姓们看到明显的满地血迹、再遇到个多事儿的酸腐人,众目睽睽之下,官府是管,还是不管?

    算查案只是走过场,那也是很烦人的,官府一旦干涉,不管真假,起码那些被派来问案的小鱼小虾都得有人打点应付。

    虽然家主和少主都死了,但却回来了一个天玄武者,这让晋家有人喜来有人愁。

    败局被强势扭转、晋家下重新有了主心骨,家主少主之死带来的‘精’神不振马消散,虽然还有点淡淡的悲伤,但毕竟死的不是与自己血脉相连的亲近之人,与二人感情最深的当属管家,但她也一起死了,哪还有真正的伤心之人。

    如今,当年放弃家主之位的长‘女’以天玄之身归来,在大部分人眼里,晋枫执掌晋家是水到渠成、理所当然的事。

    但另一边,有心争夺家主之位的晋家族人较苦闷了……

    天玄啊,整个顺风城只有这么一个……

    你说你早不回来晚不回来,非要好死不死地在这个时候回来,毕竟瘦死的骆驼马大,松、蔡两家又已由盟友变为自相残杀,事情并非没有转还的余地,没有你,晋家也不一定真的会败……

    尤其是那个借机杀了少主晋晓升的‘女’子,更是眉头紧蹙、来回踱步……

    天,‘阴’沉沉的,似松、蔡两家人的心情。

    松府,少主松瑾默默地看着松下枝被缝合拼接、擦洗干净的尸体,双眼通红,却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晋家没有再刻意为难,很痛快地将成为两半的尸身‘交’给她带走,只让她派人在天亮前把晋府和街道所有属于松家的死伤全部‘弄’走。

    既然已经‘花’了银子买官药物是否能够治好癫痫病呢府不作为,自然要给面子不让对方难堪的同时不给自己找麻烦,这点道理,松瑾还是懂的。

    母亲惨死,松家需要一个人来主持大局,妹妹瑶玳是指望不的,她只能自己一个人抗,只能选择更加坚强,更加成熟。

    她亲手杀了蔡纹,可那是个被晋枫打得奄奄一息、根本活不了的‘女’人,算杀了她,她也没有丝毫报了杀母之仇的感觉。

    出了这么大的事,自然没有人再管瑶玳禁足不禁足的事,她红着眼圈走进匆匆忙忙布置起来的灵堂,看着那个身体直立却孤单的背影,怯怯地喊了声:“姐……”

    松瑾缓缓转过身,看着那想过来却不敢过来的少‘女’,叹息道:“过来吧,过来看看娘。”

    松瑶玳跑过去扑到棺放声大哭,松家发生这么大的变故,她真是吓坏了。

    待她哭了一阵,松瑾才将她轻轻拉开,松瑶玳又扑到她的怀里:“姐!”

    松瑾没有推开她,抬手轻抚她的发,低声哀叹:“瑶玳,你该长大了。”

    松瑶玳更加抱紧她:“姐……这些事,是不是都是我引起的?都是我不好,是我害了松家、害了母亲!姐你打死我吧,打死我吧!”

    松瑾抱住她:“没有的事,瑶玳,所有的事都跟你没关系!听我说,瑶玳,姐姐接下来要说的话,每一句你都要牢牢记在心里!”

    见妹妹安静了些,松瑾才道:“瑶玳,晋家想吃下我们松、蔡两家、两家联手想反吞并,这在商界,是很正常的现象。这次与蔡家联手,也并没有什么识人不清、找错伙伴的事,晋家被打击之后,松、蔡两家自然都有独霸一方之意,母亲她只因技不如人才棋差一招,你不要带着恨意活下去。晋家因回来一个天玄武者而翻转整个局面,这更是我们没想到的,虽然她已经杀了我们松家和蔡家的族人武者,但在我们没‘交’出产业之前,她是不会放过我们松家的,因为蔡家的所有产业都已经无偿奉送给晋家了,我们也逃不过。晋家少主晋晓升也死了,晋枫定会把这笔账算到我们头。蔡家正夫膝下只有儿子没有‘女’儿,她便杀了蔡纹侧夫的‘女’儿,我们松家……”

    我们松家有两个‘女’儿,必然要出一个抵命。虽然晋晓升并不是我们杀的,但若没有这次事件,她也不会死,在没有找到真凶之前,得有人为此负责,平息一下晋枫的怒火,这,是强者的世界。

    在强者面前,你无法说石家庄都有哪些有名的癫痫病医院不,没有资格说不,没有能力说不。

    “姐,那怎么办?”瑶玳退出她的怀抱抬起头,脸糊满了泪渍,紧张道,“姐,我们跑吧!”

    松瑾摇摇头,用指腹去擦她脸的泪水:“母亲还没安葬,我不能走。瑶玳,为防再生变故,我已经为你准备好足够的钱粮,你马离开,走得越远越好。”

    松瑶玳抓住她的衣袖哭道:“姐,我不要一个人,我们一起走,葬了母亲我们一起走!”

    松瑾的眼睛也湿润了,她强忍着要涌出的泪,对松瑶玳千叮万嘱:“瑶玳,听姐姐的话,你要好好活着。找个偏远但安全的山村好好活着,不要恨,不要报仇,姐姐只要你平平安安地娶夫生‘女’,好好活下去,给我们松家留个后。”

    “姐!”瑶玳又一头扎进松瑾的怀里,再也说不出话来。

    一辆马车从松府后‘门’悄悄驶出,连母亲的葬礼都不能参加的瑶玳离开了松府,随行的除了车‘妇’,还有两个幸存的护院,为了避人耳目,她们二人也一起坐在马车内。

    晋枫接到消息时,叹了一声道:“舍却自己的命,换那个纨绔的命,这个松瑾倒是个有情有义的。罢了,随她去吧。算放她走,一个过惯了富贵日子、没武功却有钱财在身的人,怕是也没有好下场,搞不好要不了多久没命了。”

    那两个心思活便、一直跟在晋枫身后等候随时召唤的机灵武者道:“家主说得极是!”

    晋枫看着她俩,点点头:“头脑灵活反应快,会办事,嗯,以后你们跟着我吧。”

    两人大喜过望,扑嗵一声跪下:“谢家主!谢家主!我们定会对家主忠心耿耿,绝无二心,否则天打雷劈,不得好死!”

    先不提主子这个家主身份带来的诸多好处,单说跟随天玄这样的强者,只要忠心办事,她手指缝儿里随便‘漏’点儿东西出来赏给她们,能让她们的武功提升得别人快!

    晋枫对她们的毒誓表忠心很满意,虽然没有咬破指血对天发誓,但在强者面前,弱者还没有玩‘花’‘花’肠子的胆子,何况她是顺风城唯一的天玄武者,这两人能跟随左右,窃喜都来不及,又怎会自毁前程。

    今日她才知道,妹妹晋姗竟和她一样,一直卡在灵高阶不得突破,也一直未得到机缘。

   治疗癫痫病哪家医院好; 只是,她想不通的是,既然妹妹和松下枝同是灵高阶武者,那不用刀剑的松下枝,怎么能只凭着铁松拳杀了使剑的妹妹、还被打得那么惨?莫非这其有什么猫腻?

    想到这,她决定再去仔细查验一下尸体。

    站起身快走出‘门’时,她忽然回头对二人道:“看在松瑾如此有情有义的份,允她好好安葬其母,之后再去松府拿取已经属于我们晋家的东西。”

    “是,家主!”两人齐齐应道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……

    只因依附晋家而被同样打砸的望月茶楼掌柜既哭又笑,哭的是茶楼满地狼藉,壶破碟碎,除了先付钱、后住宿的蓝眸‘女’子,客人全都跑光光;笑的是晋家不但没倒,反而以前更强,竟把松、蔡两家全数吞吃了,她庆幸自己找对了靠山。

    吩咐茶奴婢‘女’们将茶楼前前后后都打扫收拾干净后,她便寻了几个拿得出手的好物件前往晋府,一是对晋姗和晋晓升的死表示一下哀悼,二是巴结新家主~~这也是最主要最必须的,她若不找理由常去‘露’个脸儿,新家主知道她是哪棵葱?

    小楼二层屋内,楚晗闭目冥思,而史飞和邰姝那么眼睁睁看着她闭目冥思。

    从晋枫那个意料之外出现的那一刻,楚晗的的心里便有了一个新计划,更好更完美的计划。如今要等的,是晋枫把松、蔡两家的合法书全部拿到手。

    合法?想到这个词,她笑了。

    靠武力强行‘逼’迫得来的东西,却在律法没有任何问题,这个晋枫,不愧是晋家长‘女’,遗传到其母父的基因是绝对没跑了。

    史飞和邰姝互视一眼,还是没敢开口说话。

    虽然两人已被解了‘穴’,却仍然不敢说话不敢跑。蓝眸‘女’子楚梦晗拎着她俩到处看热闹,跟拎着两只小‘鸡’子似的轻轻松松平平常常,双脚踏空而行根本不带借力的!

    这等深厚的内功,蓝眸地尊?去她娘的!打死都不信!

    楚梦晗把她们带到这里,既不让她们走,也不让茶楼掌柜和小二姐进来,早晨人家送茶送饭,都是她从袖子里伸出半只‘玉’白的手,然后人家手的托盘飞了进来、稳稳落在桌面,把小二姐惊讶得看了半天自己的空手。

&nb为什么癫痫病最近又发作了?sp;   灵才能空手取物,天玄才能凝力传音,看她这段位,恐怕起码是灵高阶了。虽然她已在顺风城出过手,但听说杀松府管家的时候,她根本没有动用一丝真气!

    联想到她在猛虎城外杀人所用的五指秘法,再想想两个大活人被她神不知鬼不觉地从自家卧房里拎出来,两人不禁狠狠打了个‘激’灵。

    不过,她强归强,但是想趁火打劫的事怕是泡汤了。

    三大家族夜战一宿,晋家又回来了个天玄武者,现在整个顺风城怕是快议论疯了。

    别说三大家族已被晋家全盘掌控,算三败俱伤,也轮不到她邰姝和史飞出面捡便宜啊!

    顺风城除了三大家族,还有一个大商会,那可是顺风城凌驾于三大家族之的最大势力,即便有人能吞下那些商铺,也不是她邰姝,更不是她史飞,跟大商会抢地盘,想想都是要命的事儿!

    楚晗在窥心镜法看到望月茶楼掌柜出了‘门’,看到晋枫在细细检查晋姗和晋晓升的尸体,看到蔡府和松府愁云惨淡,两家都在悲悲戚戚地举行简单葬礼,家停棺七日的风俗被直接取消。

    她心里轻哼一声:别人不知,她却早在窥心镜法看到了衙‘门’案卷,其有一部分案卷被严密封存,锁在一个特制的箱子里,而这个箱子,不在衙‘门’,却在城主府!

    案卷里写的是什么?竟能让一城之主如此重视?楚晗将所有案卷内容都看了一遍,才知道三大家族曾经的身份,也明白城主大人为什么亲自保管。

    的小说站!

    a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Ps:书友们,我是风流贰少,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,支持小说下载、听书、零广告、多种阅读模式。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:dazhuzaiyuedu(长按三秒复制)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!

    </br>

    </br>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uup.com  淮南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