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:

创事记 >

剑道通神最新章节_ 第二十二章 出手相救(上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    当夜幕渐渐逝去,白昼降临时分,吹袭的阴风也随之渐渐沉寂下来。

    遍野的邪鬼们身躯纷纷一顿,继而,身上的骨骼仿佛被岁月侵蚀一般,逝去光泽,变得灰白枯败,散架、洒落在四周。

    幽魂之火也纷纷下坠,重新没入地底,仿佛诡异的精灵归巢一般,那一幕落在陈宗的眼中,有一种难以言喻的瑰丽。

    “陈兄,烈古战城再见。”武凌空对陈宗笑道,转身,嗤啦的声音响起,雷霆弥漫,刀光惊世,撕裂长空迅速远离。

    “战城再会。”陈宗冲着武凌空的迅速远去的背影说道。

    深吸一口气,陈宗展开狂风幻云腿,狂风环绕周身,云雾弥漫,身形变得轻盈,一掠数百米。

    没有战斗时,无需爆发出全力全速。

    白昼下的烈古战场显然没有夜幕下那么危险。

    风吹沙,荒凉遍野。

    隐约,陈宗看到前方有一片轮廓,是一座崩塌的废墟之城,早已经被遗弃。

    一道身影带着几分仓惶,迅速从废墟之城内奔跑而出,云气滚滚缭绕,让陈宗瞳孔一凝,隐约有种熟悉的感觉。

    在那仓惶逃窜的身影之后,便有另外一道身影,风驰电掣追击。

    “樊飞雨”距离接近,陈宗透过云气看到了里面的身影,正是浮云宫的弟子樊飞雨,正在被追杀。

    念头一动,陈宗立刻爆发出更快速度,往樊飞雨冲去。

    不管怎么说,樊飞雨来自浮云域的浮云宫,而浮云王对自己有恩。

    看到迎面而来的陈宗,樊飞雨先是一喜,继而想到什么,面色大变,连忙对陈宗挥手:“走,快走。”

    声音急促。

   儿童癫痫病医院; 距离更近,陈宗能看到樊飞雨面色苍白,显然受了伤,还不轻。

    追击之人不断逼近,沉冷的面容上,杀机在眼眸之中凝聚,越过樊飞雨的身影落在陈宗脸上,如刀锋切割,让陈宗心头微微一凛。

    陈宗身形不曾停顿,很快,便与樊飞雨错身而过。

    樊飞雨苍白的面容上布满焦急,但看到陈宗冲向那追杀者,咬咬银牙,并没有趁机逃走,而是顿住身子,迅速转身,往陈宗冲去。

    只是樊飞雨发现,自己的速度,竟然跟不上陈宗,只能看着他的背影迅速远去,和那追杀者不断逼近。

    剑光一闪,划过长空,无比绚烂,让樊飞雨一时间眯起双眼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追杀者也拔出长刀,刀光惊世,破空杀出。

    刹那,刀剑交击,两道身影携带着惊人的气息冲击对方,可怕的刀光剑气肆虐,切割四面八方,如同一片刀剑绝域。

    樊飞雨再次顿住身躯,美眸大瞪,满脸惊讶。

    她很清楚追杀自己那人的实力,十分强大,哪怕是自己拼尽全力,也难以抵挡十招,但现在陈宗与之交手,不知道多少招了,竟然没有半分落于下风之势。

    一阵欣喜和希望从内心深处涌现。

    青色剑光如神金铸就,炫目不可方物,撕裂长空,更是将对方的刀光斩碎,一掠而过。    一剑青云绝!

    这一剑,算得上是青云弥天剑法的绝招,十分强横,但施展不易,需要将力量压缩在剑身上。

    只是当陈宗不断参悟,在剑之一道上不断精进时,这一剑的施展就变得简单起来。

    剑光消散,唯有一道青色剑痕蔓延而去,横贯长空,久久不散。

    玄光剑归鞘,对方怔怔的凝视陈宗,瞪大的眼眸带着几分不可思议,似乎没有想到,自己竟然会被杀死。

    但被贯穿绞碎的心21岁男孩癫痫治疗能看好吗脏让他知道,自己真的要死了,一身力量近乎流失,再没有半分反击之力。

    轻车路熟,陈宗取走对方的长刀,那是一品灵器,又取走对方的纳戒,都是战利品。

    “你杀了他”樊飞雨接近,盯着倒地尸体,美眸瞪大,不可思议。

    在樊飞雨看来,这个追杀者的实力,不会比烈惊羽弱多少,竟然被陈宗斩杀了,而陈宗完好无损,甚至,似乎没有消耗多少力量。

    这间接说明,现在的陈宗一身实力,已经明显胜过烈惊羽了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和烈惊羽等人同行吗?”陈宗看向樊飞雨,这浮云宫的美女弟子面色苍白,头发微微散乱,有点狼狈。

    似乎觉察到陈宗的目光,樊飞雨苍白的脸上泛起一丝殷红,下意识的理了理散乱的头发,迅速回答:“我与烈师兄和左师弟等人同行,经过两夜,折损了两位师兄弟”

    樊飞雨用简短的话语将情况说明。

    第一个夜晚,遭遇战场邪鬼,最终折损一人。

    第二个夜晚,运气好找到庇护所,没有受伤死亡,只是在前方那一座废墟之城遭遇到其他域的天才,没有什么特别原因,只是很单纯的弱肉强食,不可避免的爆发一场战斗。

    战斗当中,又有一人被杀死,剩下的四人则是按照之前的协商,谁有机会谁就脱身,其他人便作为掩护。

    樊飞雨找到脱身机会,烈惊羽和左天云三人则为之掩护,只是对方也有一人追杀而来。

    运气好遇到陈宗,被陈宗所救。

    “走。”当机立断,陈宗立刻展开身法,往废墟之城而去。

    樊飞雨心头一震,没有想到陈宗竟然会选择救人,微微一怔,连忙也展开身法迅速跟上。

    陈宗速度极快,风驰电掣,将樊飞雨抛在身后,绝尘而去。

    踏入废墟之城,陈宗便感觉到几股气息波动,气息波动炽烈,不断碰撞,显然是在战斗。
北京羊癫疯早期如何治疗
    剑光凌厉,如云涌惊空,剑气横空破杀而去,逼退一人,缓解烈惊羽的压力。

    烈惊羽以一敌二,挡住两个强敌,而另外一个浮云宫弟子,此时却倒在地上,没有死,但受伤不轻,一时间没有再战之力,至于另外一个,生机全无,连身躯都开始发冷。

    烈惊羽等人的敌人,总共有四个,两个围攻烈惊羽,一个与左天云激战,一个则怀中抱剑,稍微歪着脑袋,一副饶有兴趣的模样看着。

    他虽然没有出手,但若有若无的气机,也锁定左天云和烈惊羽,似乎只要抓住一丝机会,就会立刻出剑,将对方绝杀。

    烈惊羽以一敌二,还能够持平,但左天云左臂有鲜血流淌滴落,已然受创,实力也受到影响,纵然能抵御对方的攻击,却已经渐渐落于下风,看样子落败只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怀中抱剑者的目光从左天云身上挪移到烈惊羽身上,因为烈惊羽的实力更强。

    骤然,只见他双眸绽射出无比锐利寒芒,抱在怀中的剑忽然飞起,右手当空一抓,凌空拔剑,剑光森然犀利,刺破长空。

    迅疾如风、狂烈似电、摧毁一切。

    正抵御住两人攻击的烈惊羽面色大变,连忙施展身法后退,但这一剑,蓄谋已久,难以完全避开。

    烈惊羽的肩膀直接被刺穿,当机立断,发力一震,身形加速后撤,让长剑抽出,避免肩膀被挑起撕裂。

    轰的一声,胸口又被击中一掌,其上衣袍碎裂,护体灵力也比击碎,如擂鼓轰鸣般的,整个人倒飞而出,口吐鲜血。

    只见胸口中掌处有一片焦黑,仿佛被烈火灼烧,连喷出的血液都散发出惊人的高温。

    “杀了他。”站在一边之人收剑归鞘,声音冷厉。

    中了他一剑,又被人打中一掌,受伤不轻,一身实力大打折扣,唯有死路一条,无需他在出手。

    那两人再次杀至,连连出招,烈惊羽强行提聚力量,不管身上伤势迎击而去,只是受伤不轻,实力的确削弱,被打四平癫痫病治疗疗法得后退连连,身上又中了一掌,再次倒飞而出,面色苍白。

    “死!”当中一人凌空飞跃,气势汹汹若苍鹰高空扑杀而至,双手屈指往前一探,犹如鹰爪,又似虎掌,隐约中,似乎有尖锐的雄鹰鸣叫声和雄浑的猛虎咆哮声响起。

    天地元气汹涌,滚滚冲击而至,仿佛能看到一道模糊的鹰形和虎影交织。

    中了一剑,又连中两掌,体内炽热,灵力紊乱,烈惊羽鼓足全力,却也难以在瞬间将紊乱的灵力重聚调动。

    “难道我就要死在这里?”烈惊羽的内心涌现一阵不甘。

    身为浮云宫最杰出的弟子,有了坚定的向武之心求道之志,无比渴望能够登临更高峰。

    而通过烈古战场进入上域上宗,便是最为直接的途径。

    虽然浮云王也说得很清楚,烈古战场危险重重,稍微一个不慎就会死亡,烈惊羽也早有心理准备,但他真的不想死。

    至少,不想就这么死去。

    但死亡的降临,往往是那么的突兀,不可抗拒。

    “烈师兄。”左天云一个分神,顿时被对方一刀劈中,皮开肉绽,鲜血横流。

    骤然,天地元气滚滚,化为朵朵青云弥漫长空,似被狂风吹袭排空而至,惊人的威压,顿时让众人惊讶。

    继而,一道青色剑光无比犀利,撕裂长空,将坚硬的地面划开沟壑,以超越声音的速度破开杀至。

    这一剑,正是杀向烈惊羽身前半空落下的那人,如果他执意要杀烈惊羽,就会被这一剑击中,两败俱伤。

    那人微微犹豫,烈惊羽便抓住机会,强大的求生意志下,一股力量从身体深处迸发而出,急速后退。

    “找死!”围攻烈惊羽的另外一人瞬间出手,一腿轰出,腿影如山,沉重雄浑,天地元气汹涌,如山岳般的碾压而去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© xinwen.ysuup.com  淮南新闻网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